热线电话:400-025-1949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案例解析

东南大学的爱情故事

来源:西祠-东大传说 时间:2019-08-12 作者:jokejoke 浏览量:

 jokejoke 发表于:13-10-21 19:3 


她要结婚了



听她告诉我

 

“周凯,我要结婚了也”。

 

“啊!这么快,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,你说我那天穿什么颜色的西装好?”

 

“神经病,又不是跟你结婚”她哈哈的笑着,“你要来哟,不来看我怎么弄死你”

 

“不要吧,你不怕我当场不能自已,禽兽不如的抢亲怎么办”

 

 “你抢我吧,不要抢我老公!”

 

 

一如每次我们的聊天,总是以开玩笑结束。

 

     不过真的很突然,过年那段时间她还是处于很郁闷的状态,相了好多亲,对男人失去了希望,经常跟我诉苦。

她会夜半跟我说:”知道吗?周凯,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时候,我的感觉就像以前我姐姐结婚时一样,有点失落和难受“

 

 

暂时叫她D,我和D是初中同学,初中也没对上眼,而且算是死对头,她那时是英语课代表,我是数学课代表,课代表需要负责检查作业,一般都是抽查的。她会使劲查我的英语作业,在我查她数学作业的时候,她还会跳到我板凳上也来查我的数学作业,这让我感到绝望。。。

据她自己后来回忆,初中的时候还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,比如把我食堂吃饭的搪瓷碗,从柜子里偷出来装上剩菜喂小狗,她说她很喜欢那条小狗,而且那条小狗很喜欢我的碗。

 

 

大学里跟她好上,完全是空虚遇上寂寞,干柴碰到烈火。

 

其实我当时一直是喜欢初中另外一个姑娘的,喜欢了很多年,大一从哥们那要到了她的号码,第一次打电话就打了一下午,打爆一张电话卡,后来第一个国庆回家,约出来唱歌,发现她如今变得如此的漂亮以至于让我感觉神圣不可侵犯,遂没有了自信,也没有了下文。后来这姑娘嫁给了初中班上的同学,结婚也叫了我,多年不见,跟她对眼,我还是会脸红,尽管我脸皮已经厚的排汗不能自理。

既然女神不可侵犯,那么叼丝就会变成寂寞的傻逼。

    大一都很傻,尤其是理科男生,都是呆逼。呆逼 们经常成群结队,坐一块钱的159路公交,从浦口坐到大桥南路,一字排开,脚蹬拖鞋,跨入欧尚超市,某些呆逼 还是那种很娘炮的人字拖,这让我感到非常不适。呆 逼 们去超市的唯一目的就是买半只烧鸡,每人半只烧鸡,坐在门口的大石头蛋上,欢快的啃起来,啃完一抹嘴,带上瓜子,回去打升级。

为了摆脱这些呆逼,我觉得我不得不找个女朋友,来显得我在东大理科班是如此的高贵和鹤立鸡群。



大概是一次同学聚会遇到D,互相留了号码。当年大家都是刚用上手机,处于间歇性兴奋期,不论上课下课,一个劲发短信,难得收到一些不影响青少年身体健康发育的段子,我都会转发一下手机里的姑娘们,以保证我在姑娘们心中的纯洁性,有时D也会回复我。渐渐的我们短信越来越频繁,而后发展到偶尔打电话,偶尔去她们学校看她。南京159路的司机向来彪悍,仿佛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深知我急切之心,喔,不,是猴急之心;半个小时就能飙到新庄,我通常一个小时就能到南师大,张开如饥似渴的小眼睛,透过镜片,飞快的观察欣赏祖国各地的女性并在大脑中进行短暂存档,以便于回到东大的时候能时常反刍来回味。

 

我们发展到每天打电话。宿舍的傻逼们都在嗑着瓜子打升级的时候,我的电话铃声会响起来:”土豆,土豆,我是地瓜“(各位看官不要介意,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些呆逼的手机铃声)。此时我会潇洒的甩开手里的牌,大方的递给后面流着哈拉子等了多时的呆逼,迎着风甩一甩头发,扭着屁股冷艳得出去接电话。

 

人生第一次表白的时候,前列腺总是那么的胀痛,紧张的心跳使得紧张的尿道约肌更加紧张。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每一个字眼,生怕被看出来我的下半身隐隐作痛。半夜发出短信的一刹那,长嘘一口气,把手机捂在胸口,紧张而又期待。

 

等了一夜,半夜迷迷糊糊睡着,结果在第二天早晨揭晓。她回复”好吧“。我反而觉得不知所错起来,然后呢,然后呢,然后该怎么办呢。硬着头皮打个电话去她宿舍探探口风!

她舍友接的电话,我一听就知道不是她,因为D的声音很好听。她舍友问”您好,请问你找谁“。我说”我找你“,她惊讶”找我干嘛,你是谁啊“。我说”我是D男朋友,你们以后不要欺负她,我很壮的!“。电话那头咯咯的笑声炸开了锅,听到那头好几个女生在喊,”“小D,小D,你男朋友电话,你男朋友说他很壮”。然后是女汉子蹦下床的声音,然后是“喂,周凯,你找死啊,看我去你学校怎么收拾你!”。“D,你这周末来我们学校吧,你还没来过”我不好意思的说。




我们寝室有个哥们,绰号大饼,因为我们每天让他给我们带早餐:豆浆和大饼。大饼自称理论与实践为一体,精神和肉体为一身,万中无一的情爱高手,大一在浦口,没有网络,所以饥渴的男青年们每天晚上熄了灯开始意 淫,并且相互交流心得体会,大饼在这方面确实算得上出类拔萃,他的故事往往能其他男青年们早晨起来精疲力竭。

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见面前,作为平时夹紧着大腿走路的小处男,我显得特别期待又紧张,思来想去,决定请教一下大饼同学。

整个浦口校区,我觉得篮球场才是男人们谈话的地方。啃完我的一整个烧鸡后,他一抹油嘴,在自己裤子上搓了搓手上的油,“你刚问我什么来着?”。

“大饼,帮兄弟一把,最近我谈了个妹子,我应该怎么征服她的精神和肉体,明天她来我们学校”

“好说好说,明天先让我检查一下身体,看看发育的怎么样,再教你因地制宜”

我给了他一脚!

“开玩笑开玩笑,把妹呢,诀窍只有一条,Be a man!

我又给了他一脚“man  man ?

“你大爷,你再踢我试试,信不信我骂你”大饼捂着屁股说“BE a man 意味着做个爷们,爷们就是善良宽容潇洒幽默睿智沉稳勤奋有品位有风度(省略号怎么打出来) 

我给了他第三脚。

 

 

找大饼绝对是个错误!虽然没有证据,但是隐隐觉得这家伙还没到天黑就已经把消息传遍了整个楼道。我走过楼道时,打升级的,下象棋的,翘着二郎腿听广播的纷纷放下手里的瓜子,把眼神投向我,这些眼神里充斥着淫 荡的肉 欲。

第二天早晨我找了件衬衫,衬衫在衣柜里皱巴巴,我在床上用水抹了一早晨,借个电吹风吹干,穿上后对着窗玻璃看了看“哈,以后混不下去了,我还是有资本出卖色相的嘛”。走到宿舍楼下,舍管员大爷朝我微微笑点点头,投来赞许的目光,眼神仿佛在诉说着什么。

人模人样的走出校门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东门金光灿灿的新网吧,我看了下时间,她应该刚出发,估摸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,说时迟那时快,我一个箭步跳进网吧,开了机开始WAR3起来。出门去站台的时候发现手机三个来电短消息!坑爹的网吧没信号!这可把我慌到了,暗暗骂了自己一百遍。

她温柔的站在那里,一袭白色的连衣裙,显得纯粹而敏感,初秋的阳光穿过梧桐树,落在她身上慵懒的轻轻摇曳着,沁人心脾。

 

Fabulous  beauty 

 

我急忙走上去,把眼神调整为温柔模式,走到她身边,“D,你来啦,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,实在对不起。”

 

“你王八蛋!“

”让我等了半个小时,电话么不接,哪有这样的!我第一次过来哎!”她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。我这才意识到刚刚眼神模式切换错误,应该是惊慌模式才对。

“还有啊,你还没有正式向我提交书面申请,短信不算数,你得写封情书,一千字,要感人”

“还有还有,今天你迟到的事情,写份检讨,一千字,要深刻”

“周凯你明不明白呀”她作拎我耳朵状。

我眨巴眨巴着小眼睛,只顾着点头,脑海中仿佛有一首歌飞过“为什么老虎不吃人,模样还挺可爱?坏坏坏, 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,心—里—来!”


接到她,我们穿过蓬头垢面的网吧青少年们,拐进一个小巷子(心机boy想靠她近到以便顺势牵住她的手),我满脑子想着怎么牵手,是开口跟她提,还是顺势握住,开口提牵手会不会很尴尬,顺势握住万一被拒绝,我怎么掩盖一脸懵逼的心绪。想着想着,就不小心到达了目的地餐馆,错过了机会。

在东大,能和女孩子,我是说长得挺不错的女孩子,面对面吃饭,是一件不得了的值得自豪的事情,仿佛餐厅里所有的单手狗们(请注意,单”手“两个字我并没有打错)都在嫉妒我,仿佛所有的女同学们都在揣测我是一个怎么不得了的东大男生。那种感觉就像穿着金光闪闪的铠甲,骑着最漂亮的白马,伫立在千军万马之前;就好像我不经意的走进图书馆,所有的女生都放下手中的作业,开始窃窃私语的讨论我。


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感觉,真是觉得特别幼稚,又特别珍贵。工作之后谈女朋友,牵手对于我来说都是件简单不过,顺其自然的事情,可以在看电影时温柔握住,可以在调情时一把捉住,也可以在散步时顺势牵住,想起那时的自己,因为牵手心心念念预演了一晚上,纠结了一下午,觉得很好笑,笑自己真是可爱和幼稚,可是,不论我后来经历过什么样的女朋友,我再也不会有当初的幼稚,再有不会有那样的心情。

就好像,男人的处女情结,并不是在意生理上的那层膜,而且女生第一次后,再也没有面红耳赤的潮红,再也没有羞的发抖的紧张,再也没有好奇和害怕,憧憬和抗拒的矛盾,再也不会有,后来的男人也永远不会得到那样的她,再也不会经历那样的她,不会经历事后躺在你怀里哭泣或者害羞,甜蜜或者害怕的她。


D慢慢的会给我写信,趴在床上,信纸垫在枕头上(字歪歪扭扭,信纸有的地方还给戳破了),宿舍其他女生洗完澡衣衫不整的在宿舍看综艺节目,聊的哈哈哈时,或者观摩着小电影,红着脸相互不作声时,我那可爱的女朋友会咬着笔帽,一本真经的趴在枕头上琢磨着字眼和心情给我写信。那时候还没有微信,我想不起来是否有手机QQ,如果有的话,一定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。我们的沟通主要是电话,短信,和书信。这几钟沟通方式里,我最喜欢跟她打电话,D的声音特别好听,我现在都能记得我接她电话那屁颠的咧着嘴的傻样。


然而,我现在不记得,作为一个小处男,初吻一直还在,是一种怎样的状态,不知道是特别渴望尝一下女人温软润滑的嘴唇,还是因为没吻过,也没觉得有什么渴望的。

我的初吻是在夏天的晚上,在南师大的校园里的一颗树下,周围走来走去的学生或者老师,我们轻轻的抱在一起,D像一只小猫,偎依在我肩上,相互好久没有说话,彼此感受着对方的身体和呼吸。我们慢慢分开,我握着她的肩膀,看着她,慢慢靠向她的额头,D脸一下子红了,我吻在她的额头,她闭着眼睛,脸红的发烫,我轻轻的靠向她的嘴唇,用呼吸让她感受我离她嘴唇的距离,她没有躲闪,我吻了上去,唇齿间的紧张,温软,湿润,冲动,把我们俘获。


【待续】






分享到: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Service right C 2018-2020  运用主体-南京列盘科技 苏ICP备12049413号-3

地址:南京市蜂鸟科创中心 EMAIL:hr@Liepan.com

用微信扫一扫